画点图﹑写点东西。

FATE/宝石/被虐的诺艾尔

【被虐的诺艾尔】Not Only


#カロン&ジリアン
#趁着还没过完七章写点听说过完会被打脸的未来式妄想
#名字中译不太确定所以是自己照发音翻的
#私设有,OOC…大概也有
#他们现在没有、将来也不会谈恋爱

#大家都爱ノエル


  『切尔奎蒂家千金花落谁家? !知名钢琴家与小提琴家公开恋情 即将步入礼堂! 』斗大的标题占满了拉普拉斯市报的头版,整大章的版面写满了记者会上公开的资讯,以及喜事的当事人两位的照片。吉莉安的手一紧,随即又放松,慌张地将照片上印有女子部分的皱褶抚平,接着将整份报纸折叠回原本的样子放到一旁。

  吉莉安用自己的包压住那份报纸,以免顶楼的强风将轻薄的纸张卷走,接着起身走向前方,站定在空地中以鲜红色绘制的魔法阵前,从口袋里摸出一罐暗红色的液体。打开软木塞时「啵」的一声在深夜里的废墟顶楼显得特别刺耳,吉莉安没有任何犹豫,她倾斜瓶身,里头的液体随着地心引力落下。

  滴答。
  刺眼的光芒以及强劲的风应声而出,吉莉安只是眯了眯眼,没有任何逃避的举动。这并不是她第一次经历了。

  「恶魔卡隆,遵从召唤,在此--」强风刮起的粉尘散开的同时,原本带点笑意的声音顿时充满警戒,有着形似乌鸦的头部的恶魔没有说完他一如既往的台词。「是妳?」
  「哼嗯,真是好久不见呢。」吉莉安哼了哼,对于对方难得的窘态似乎也不是太感兴趣。

  「妳召唤我有什么打算?」卡隆怎么也不觉得眼前的女子会想再一次见到他,即使早已不是彼此的敌人了,他们两个的关系也从来都算不上好。
  「你是恶魔,我找你除了签订契约以外还能做什么?」吉莉安当然不是为了找架吵而召唤这个恶魔出来,但她却也不愿给对方好脸色看,近乎本能似地回道:「难不成我找你来陪我喝茶聊天吗?」

  自从那次事件落幕后已经过了很长一段时间,卡隆看着吉莉安,发现她的头发比那时长了不少,却还是维持的以往的朴素,不带任何多余的染烫装饰;身长也抽高了不少,毕竟那时候无论是诺艾尔或吉莉安都还是处于成长期的青少女,而如今也已经是独当一面的大人了。

  「……说吧,妳要」「你知道诺艾尔要结婚了吗?」卡隆原本打算早早完事早早离开,也认为对方不会想多呼吸跟他相同的空气哪怕只有几秒钟,未完的话语却被对方「今天天气真好啊」似的闲聊打断。
  「……哈啊?」他有点跟不上女子的思绪,离开拉普拉斯多年的大恶魔觉得自己可能有点与时代脱节了。
  「很可惜,伴娘不是我。玻玛拜托诺艾尔去找托多跟斯拉古担任了伴郎伴娘的职位。」吉莉安像是在跟朋友抱怨似的自顾自地说下去。

  「为什么跟我说这些?」卡隆问道。
  吉莉安耸肩,在脑内斟酌一番后回答:「我以为你会想知道。」

  两人都没有再开口,夏夜的凉风在空气中流窜,稍嫌聒噪,似乎都在等待着他们两个何时会开口。
  「我要你的力量,卡隆。」最终还是吉莉安率先打破了沉默。
  「妳想要什么?」漆黑的恶魔回问。
  「我希望那些滥用恶魔力量的人都能得到应有的报应,虽然不愿意承认,但我需要你的力量。」蓝色的长发在风中飘荡,吉莉安将一撮飘动的发丝塞到耳后。
  「有意思,但是代价呢?没有相应的代价我可不会给出我的力量。」一般来说代价都是由他单方面决定的,就如同诺艾尔一开始被夺去的双手双脚,但这回他决定先试探对方。

  「代价是我的这条命ーー我的灵魂。」女子的口气坚定,像是早已练习多次的演讲,「我会将我接下来的人生花在这上面,而当我的人生即将结束之时,无论是生命或是灵魂,通通随你处置,所以ーー」

  「成为我一辈子的奴隶吧,卡隆。」

  卡隆被对方这番话语给愣住了,在几秒过后回过神来,接着大笑出声:「哈哈哈ーー有意思。不过恕我更正一下,我想妳要表达的词应该是『伙伴』才对。」
  「哈,那可是你单方面的想法。」吉莉安回道,同时也露出了今晚的第一个笑容。
  「这还真是……讨伐魔人什么的,大概是妳我之间唯一的共同点吧。」卡隆不由得又笑了出来。没想到如此合不来的两人,却也有拥有共同目标的一天ーー假如协助诺艾尔时不算的话ーー甚至还要成为互相协力的关系。

  「你错了喔。」女子背过身去,一头蓝色的长发在黑夜中掀起波澜,「并不是唯一的共同点吧。」
  「……啊啊,的确呢。」

  漆黑的乌鸦跟上女子的脚步,两人一同消失在厚重的铁门之后。

一个假如大家(?)都活着回归正常生活后的if
自我设定上吉莉安也一样成为了知名的钢琴家,与诺艾尔同等级的那种。
卡隆跟诺艾尔大概曾经互相喜欢过,但碍于各种层面上的关系并没有在一起,于是卡隆又回去当他的大恶魔了。而诺艾尔则走回平凡的生活,与玻玛等人有保持着联络。

另外,吉莉安留长发是我个人的癖好。以上。

评论
热度(6)

© ✸時計屋✸ | Powered by LOFTER